•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新海诚新片《你的名字》曝海报 画风唯美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 2020-07-08 08:49:26
【字体:

醴陵假证制作【无须打开】【電V芯同号:132√1267√0309】☆代办全国各种证件☆,【信誉第一】,【质量可保障】,【高防制作】,【精诚合作】。


  

  

  

原标题:网曝海南省违规设定教材编写出版单位 官方:教育部特批

法晚深度即时(稿件统筹 朱顺忠 记者 王硕)近一段时间来,多名网友在自媒体爆料称:“海南省教育厅违反教育部‘义务教育阶段的教材编写和出版必须三家以上’的规定,将教材编写和出版设定为两家,涉嫌‘量体裁衣’和‘行政性垄断’;除此之外,海南省还违规将教材的选用单位和领导监督单位,聚集在一身,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昨天至今天上午,法晚(微信公号ID:fzwb_52165216)记者就此事采访了海南省教育厅副厅长廖清林,其公开回应称:“海南省的此行为请示了教育部并获得特批。”

法晚(微信公号ID:fzwb_52165216)记者从海南省教育厅官网查询发现,海南该省教育厅于5月16日印发了“琼教基[2016]60号《海南省教育厅关于2016年海南省义务教育阶段教科书选用结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其中公布的选用结果一览表分为1-6年级和7-9年级,其中显示每种学科除“信息技术”外,编写、出版单位均为两家,同时,教材版本为两种,而“信息技术”科目的出版单位和教材版本为一家及一种。《通知》中公布的选用结果一览表还指出了各学科教材的使用市县。

海南省教育厅于2015年4月28日印发的琼教基[2015]36号“海南省教育厅关于印发《海南省中小学教科书选用管理实施细则(试行)》的通知”(以下简称《实施细则》),第三章第十五条规定,义务教育阶段每个学科原则上选用两种版本以上(含两种)。

法晚(微信公号ID:fzwb_52165216)记者在教育部官网查询到的文件显示:教育部于2014年10月09日印发了《中小学教科书选用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第三章规定,在全省(自治区、直辖市)范围内,加强德育、语文、历史教科书选用工作统筹,其他学科教科书,义务教育每个学科要选用三种版本以上(含三种)。 同时,教育部《暂行办法》第一章还有规定,省级教育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中小学教科书选用的统筹管理,领导和监督教科书选用工作。

但法晚(微信公号ID:fzwb_52165216)记者注意到,海南省教育厅《实施细则》第四条规定,“省教育厅负责海南省中小学教科书选用的统筹管理,领导和监督教科书选用工作,负责公布《海南省中小学教学用书目录》”。而《实施细则》第六条又规定,省教育厅为海南省中小学教科书选用单位。

昨天至今天上午,法晚记者网友反映的问题先后致电海南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副处长苏文和海南省教育厅副厅长廖清林。 苏文表示,“选用两种教材的情况是合理的”。

 廖清林向法晚(微信公号ID:fzwb_52165216)记者表示:“由于海南省学校的总体规模较小及每届学生人数较少,在海南省教育厅制定《海南省中小学教科书选用管理实施细则(试行)》的时候,专门请示了教育部,教育部特批其‘义务教育阶段每个学科原则上选用两种版本以上(含两种)’等规定,方便其教学交流、教育质量的检测和教师的评课。之前(教科书)版本经试验后,一些好的将继续沿用,一些不好的便暂时退出市场及更换版本。”

《猎人》黄轩变奇葩神探 终结初恋备胎命

张越

核心提示:2009年,原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用省公安厅身份证制证中心的8000多万财政拨款买了多辆豪车,有排量4.0的奥迪和丰田陆地巡洋舰等,每辆价格都是一百多万元。中心原主任刘希路当面向张越反馈说,制证经费专款专用,这在1992年公安部、计委等部门联合下发的文件里就有明确规定,挪作他用是不对的。“结果张越冲着我喊,买几辆破车至于吗?” 

原标题:“河北王”凭妻子攀附周永康 揭盘古会乱局

原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因涉嫌严重违纪,于2016年4月16日被中纪委正式宣布“接受组织调查”。这是中共十八大后河北省落马的第四位省委常委。

张越案发本在情理之中,只是其落马时间稍有些出人意料。两年前北大方正集团与有着神秘背景的北京政泉控股公司发生利益纠纷,双方频频爆对方的猛料,诸多官员被卷入这场漩涡。

2015年1月,张越曾经的密友、原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猝然落马,当时已执掌河北政法大权多年的张越,日子不再舒坦。有大陆媒体在报道马建的朋友圈时,隐晦地提及“华北某省政法高官”,这一不点名报道旋即引发各种猜想。而随着后来媒体密集起底北京政泉控股公司实际控制人郭文贵的隐秘往事,张越的名字也浮出水面,关于其操控河北政法部门,染指商界大战的说法也在民间广为流传。

河北官场一位知情人士告诉《凤凰周刊》,关于张越落马的传言已反反复复持续了一年多,张越也数次被中纪委叫去问话,但每次都平安归来,给人一种“过关”的印象。但熟悉张越的人能明显感觉出来,此时的张越不再是原先那个霸道蛮横的省政法委书记,好像变了个人似的,“老实了”。

今年4月15日,即落马前一天,作为省委常委的张越在河北省第一季度经济形势分析会上公开亮相,但面对摄像机时,张越显得十分紧张,或许他已预感到了什么。

第二天,张越被中纪委相关工作人员从办公室带走,当时已是下班时间,但是仍有一些河北政法系统的工作人员看到了这位昔日的河北“政法王”最后一面。“全副武装的警察把张越架到车内的。”一位河北警界人士介绍。

朋友圈乱局

1961年出生的张越,祖籍山东,但在北京长大。18岁时张越参加工作进入北京市公安系统,于1979年10月到北京市公安学校进修一年,1980年8月毕业分配至北京市公安局宣武分局担任民警。从此,他在公安系统一干30多年,从普通民警做起,历任北京市公安局北京站地区分局的副科级干部、北京市公安局处级干部乃至副局长、公安部二十六局(反邪教局)局长、河北省公安厅厅长,直至2008年成为河北省政法委书记,晋升省委常委,步入副省级高官行列。在担任政法委书记之后,张越仍兼任了多年的公安厅党委书记,牢牢把控着河北警权。

大陆媒体披露的消息显示,张越的二婚妻子孟莉是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主持人,与原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二婚妻子贾晓烨(也曾在央视担任主持人)是闺蜜。2001年,张越透过这层关系攀附上周永康,并成为周的“马前卒”。这一年张越恰好完成其仕途的重要一步:从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助理(副厅级)晋升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局党委委员(正厅级)。

事实上,张越到河北任职的8年多,虽然身在河北,但始终心系北京,毕竟他曾在那里工作27年,积攒下无数的“友谊”。河北省政法系统一位知情者告诉《凤凰周刊》,张越善于利用人脉,他虽在政界,但与商界人士多有来往。据这位知情者介绍,张越或曾卷入国美电器老总、前大陆首富黄光裕案,一度引起专案组注意。当时张越刚从公安部调到河北任职还不到一年,可能是他仕途生涯的首次危局,但张越通过各种运作,成功躲过一劫。这一细节目前尚无更多信息源印证。

张越最重要的商界关系是郭文贵。后者是北京政泉控股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其名下最出名的项目是毗邻北京奥林匹克中心的七星酒店“盘古大观”。郭利用其手中资本,聚合了一批官员,他们经常在盘古大观聚会,“盘古会”因之得名。原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张越等是盘古会的核心成员,原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省委原秘书长景春华等是盘古会常客。另据大陆媒体报道,后来因兜售“京A”号牌卷入贪腐而落马的原北京市交管局局长宋建国,2008年去了一次盘古大观后,也成为常客。

离开北京到河北任职期间,张越仍然心系盘古会。据大陆媒体报道,他利用自己在河北政法系统至高无上的权力,驱使河北的政法部门为其服务,承德市公安局、保定市公安局、河北省监狱管理局等机关的部分工作人员,构成了张越的私人“别动队”,为郭文贵等人牟取商业暴利甘为驱驰。

打击报复举报人

2009年5月,张越曾到制证中心视察,负责讲解的人员是河北省公安厅身份证制证中心原主任刘希路。刘一开始对张越印象还不差,省厅机关刊物《燕赵警视》还用封面文章报道了刘希路所在的单位加班加点赶制二代身份证的事迹。

2009年5月,张越曾到河北省公安厅制证中心视察工作,刘希路负责介绍工作情况,省厅机关刊物刊发了相关报道。右一为刘希路,左二为张越。

制证中心是省公安厅下属正处级事业单位,收支两条线。张越视察后不久,刘希路发现,原本应该是财政厅下拨到制证中心的8000多万制证费用,被扣走。“我当时很着急,此时正是公安部要求完成二代证换发的关键时期,没有经费,我们怎么买材料?”刘希路回忆称,因为缺少经费导致材料不能购买,制证周期延长,当年河北曾爆发心急如焚的群众围聚派出所讨要身份证的事件。

刘希路告诉《凤凰周刊》,此后他得知,专项经费是张越让人划走的,张越用一部分钱买了多辆豪车,有排量4.0的奥迪丰田陆地巡洋舰等,每辆价格都是一百多万元。他当面向张越反馈说,制证经费专款专用,这在1992年公安部、计委等部门联合下发的文件里就有明确规定,挪作他用是不对的。“结果张越冲着我喊,买几辆破车至于吗?”

刘希路称,由于抵制张越的做法,他和河北省公安厅身份证指证中心原副主任李恒斌,以及办公室主任刘静遭到了打击报复。2009年10月,制证中心往来账目被调查,他家里也被搜查。2010年12月,石家庄市桥西区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刘希路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判处李恒斌有期徒刑三年。二人上诉后,石家庄中院历时近一年于2011年11月4日作出“事实尚不清楚;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的裁定。此后桥西区法院长达近两年时间未作出重审判决。

据该案代理律师介绍,法院主审法官承认“刘李案”是“政治案”,不想判几人刑罚,但顶不住压力,最后违心判二人有罪。因为刘希路曾写有一份“悔过书”,所以判了缓刑;而李恒斌坚持无罪,拒绝写这种材料,便判了三年实刑。

刘希路介绍,2011年11月,他和其他人将张越挪用制证经费、打击报复举报人的行为向公安部分管督察的某副部长反映,这位副部长派员到河北要求张越说明情况。“没想到张越大怒,公开说:他是副部级,我也是副部级,我为什么要听他的?”刘希路回忆,这次调查最终不了了之,这也侧面说明张越在政法系统人脉通天。以上相关情况尚无其他信息源印证。

与此同时,李恒斌的车辆前挡风玻璃被贴了一张纸,上写:“敢告领导黑状,小心你们狗命。”这样的威胁,曾让刘李二人心生恐惧。

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结束后,刘希路曾给张越打过一个电话。刘希路告诉本刊,他对张越说:“总书记在十八大上明确提出,今后决不允许任何人再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请你尽早尽快公正解决我们的问题。”张越听完,语气生硬地说了一句:“那是在北京!”随即挂断电话。

2013年1月9日,刘希路曾给张越发短信要求解决其问题,没想到第二天两人即被公安抓走。刘称,在张越干涉下,刘李二人的重审判决很快作出,二人均被判有期徒刑三年。去年二人相继出狱,目前刘希路等人的相关案件正在申诉阶段。

最后的表演

2013年9月,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参加了河北省的民主生活会。该次会上先后有10名河北省委常委亮相,或批评同仁,或自我批评。大陆官媒称,此次会议“辣味十足”。

不到三年,包括省委书记周本顺在内,河北省委已有4名常委落马。此时回溯当年的民主生活会,张越等人不管批评还是自我批评,是何等的言不由衷。当年的央视报道中,张越在镜头里只出现了一句话:“高脚杯端得多了,大碗茶端得少了。”当年,公众对盘古会还几无了解,很少有人知道,做此番自我批评的张越,不仅仅只是“高脚杯端得多”的问题,那时他在京城已经拥有三套天价豪宅。此外,大陆媒体曾公开披露,酷爱游泳的张越经常去石家庄西二环的一个隐秘的游泳馆,据称只有较高级别的官员才有资格光顾。而接近河北政法系统人士介绍,这个游泳馆便栖身在省厅警卫局戒备森严的大院内部。这位人士透露,“张越在民主生活会上做完自我批评后,转头仍然经常去这里。”

张越还曾推动在秦皇岛兴建一所“培训中心”,河北官场一位去过的官员介绍,培训中心很大,非常豪华。十八大后这里停止运转,张越曾打算将这里作为河北省警校的北校区,后来又想卖给省发改委,但都没弄成,目前该培训中心处于荒芜中。

主政河北政法八年多,张越几乎从不接受记者采访,有宣传需要时,均由下属撰写通稿提供给媒体。所以河北当地媒体人对张越的基本印象都是“只在会议上见到过”、“循规蹈矩地念稿子”等。但2015年张越涉嫌郭文贵事件被曝光后,他对媒体的态度发生转变,还罕见地接受了一家法制类媒体的专访,但该专访文章最后并未如期在这家媒体刊出。而此时,关于张越落马的传闻已经在河北官场甚嚣尘上。

解读新闻热点、呈现敏感事件、更多独家分析,尽在凤凰网微信(ID:ifeng-news),请扫描二维码关注。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